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仅两秒的一击(下)
    “白……痴……”

     “四枫院……”

     “我说你啊!女孩子就老老实实的呆在男人后面不好吗!”

     挣扎着站起,四枫院罗钊抽搐着咧开嘴角,满是血的脸庞再也看不出原本英俊的模样,反而显的有些阴森恐怖……

     不过,碎-蜂却根本不在乎,这一刻,她只觉得,心里似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萌芽的东西,在这一刻盛开。

     莫名的,眼眶竟然有些湿润……

     “唔!”友哈巴赫眼眸稍凝,这样,还能站的起来,这小子的身体……

     松开手里提着的剑八,友哈巴赫一瞬间已经出现在了四枫院罗钊身前,在他根本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一手转向了他的脖子……

     没错,四枫院罗钊根本反应不过来,别看他能够站起,但那也仅是他剩余的全部力气,重伤的他也根本连一丝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可是……

     那一刻,一道身影却迎面撞上了友哈巴赫的手……

     噗……

     穿透了胸膛,一口鲜血喷出,红的刺目……

     “碎蜂……”

     金黄色的瞳孔猛然散大,四枫院罗钊身体在颤抖着……

     “走……走……”

     无力的只能发出这样低语,碎-蜂充血的瞳孔看着四枫院罗钊,视线已经模糊,已经看不清少年的脸庞,可她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似乎想将少年的模样印在记忆里……

     虽然只认识了短短的几天,可她,不想忘记他……

     他的名字,他的模样,以及他的一切……

     “哼!”

     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与嘲讽,友哈巴赫丢开碎-蜂,像是嫌弃似的甩了甩手。

     “看来不管过去了多久,死神,永远都是一群被感情左右的废物!!!”

     被感情……左右的……废物……

     废物……

     “队长!!!”

     “碎蜂队长!!!”

     大前田和大前田希千代立即上前接住了碎-蜂,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还在表明着她似乎还活着的事实……

     “废物……”

     “被感情左右的废物……”

     “啊!你懂什么,像你这样的人,你懂……什么啊啊啊啊啊!!!”

     咆哮着,四枫院罗钊整张脸都变的扭曲了,身上的灵压也变得……肆虐了起来……

     瞳孔中原本的颜色已经尽数被猩红覆盖,暴虐,黑暗,野性与肆无忌惮……

     突然间,四枫院罗钊,给人的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

     变的,更像是野兽,充满了厮杀的本性……

     “怎……怎么会……”

     大前田希千代瞳孔放大,身体都在瑟瑟发抖,但那不是害怕,不是恐惧,而且激动,与怀念……

     那种感觉,那种气息,那种力量,那种让人不由自主的敬畏感,是……

     “暗影大人啊!!!”

     一秒……

     四枫院罗钊嘴角边有些尖锐的牙齿似乎更加凌厉了,那一瞬间,他全身的肌肉都似乎膨胀了一圈,隐隐的,透着如血般的鲜红……

     脚尖一踏地面,身体像是卷起的风暴一般,冲向友哈巴赫,明明是眼睛能够清楚看到的攻击,但因为速度太快,太快,快的根本就捕捉不到……

     就连友哈巴赫都一样……

     “砰!”

     明明前一刻还在视线的范围内,而后一刻,他的身体就被击飞了出去。

     怎么回事……

     “砰!”

     连接着,尽是眨眨眼的功夫,他的腹部就再次遭到了猛烈的攻击,一丝鲜血从嘴角流下……

     这小鬼……

     两秒……

     高速移动中的身体猛然间僵直住了,毫无预兆……

     噗噗噗!!!

     头皮,双手,双腿,胸膛……

     四枫院罗钊全身的肌肉尽数爆裂,血肉仿佛雨点般掉落。

     如果不是事情发生的近在眼前,没有人能够认出,面前这个几乎剩下了骨头还没有破裂的人,就是那个四枫院罗钊……

     不远处,几道身影快速赶回,正是被浦原拜托,出去调查一些事情的夜一,日世里和莉莎。

     “罗钊啊啊啊!!!”

     金黄色的瞳孔顷刻间收缩,夜一大吼着,脚下的速度再次加快,赶在四枫院罗钊掉落在地的前一秒将他抱住。

     “罗钊队长!!!”

     “罗钊……”

     想要立即上前,可腹部传来的痛楚却让市丸宗川一步都动不了。

     “可恶!!!”

     平子淡理眼疾手快的扶住摇摇欲坠的市丸宗川,脸色惨白的少年,他的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宗川……”

     日世里和莉莎慢了一步,她们的速度本就比不上被称为瞬神的夜一,而同时赶回的,还有支援了过来的御手洗红樱,六车间九,京乐美涧,浮竹雪彻几人……

     眼前的一幕深深的映在几人的面前,尽管她们早就猜到死神会被败,但是却绝没有想到,竟然会败的这么彻底,这么干脆,这么惨烈……

     重伤的碎-蜂,一护,志波云雀,市丸宗川几人,尤其是夜一怀里几乎只剩下了一副骨架般的四枫院罗钊……

     他们是孪生兄妹,尽管已经认不出,尽管没人告诉御手洗红樱那是谁,但天生相连的血脉已经把一切都传达给了御手洗红樱。

     那个将死的人,是,她的哥哥,她唯一的,亲生哥哥……

     “啊啊啊!!!”

     奄奄一息的哥哥就这样倒在她的面前,鲜血淋漓的模样,恍若干骨的模样……

     瞳孔里,猩红淹没了她向来冷静的黑色……

     灵压不受控制的暴走,乱窜……

     隐隐透出的黑暗,狂暴,肆虐,就算比起刚刚的四枫院罗钊来,也是丝毫不弱。

     不,隐隐的,似乎还要更加的狂暴,更加的不稳定……

     “红樱……”

     夜一瞬间脸色一变;“快住手,冷静下来……”

     可是,她发现的还是完了。

     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暴走中的御手洗红樱身体徒然一僵,乱窜中的灵力都似乎同样停滞了,比起四枫院罗钊的两秒时间,她连一秒都不到。

     身体,血肉开始崩裂……

     “红樱!!!”

     “红樱啊啊啊!!!”

     夜一,六车间九,京乐美涧,浮竹雪彻,平子淡理,市丸宗川几人,几乎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太快了,快的让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刺啦!!!

     那一瞬间,他们似乎都能够听到血肉炸裂的声音……

     “红樱……”

     男人的声音蓦然响起,低沉,却能够直入人心。

     他就那么徒然的出现,不,他似乎一直就在那里,本应该就在那里……

     在他的怀里,原本应该同样血肉爆裂的御手洗红樱此刻却安静了下来,那种驾驭不了过于强大的力量而产生的反应,已经全部消失不见。

     他是谁……

     身上穿着死霸装,是死神吗!

     但从未见过的人,是那边世界的人吗!

     “疼……”

     抱着男人的脖子,甚至将整张脸都埋进了男人的怀里,御手洗红樱张着嘴,最终只发出了一个字。

     “……”

     男人依旧沉默,漆黑中透着丝丝妖异红芒的眼睛却微微眯起,也不见什么动作,原本站在那边的友哈巴赫像是遭受到了什么撞击一般,徒然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

     “咳咳!!!”

     “陛下!”

     这徒然的,根本不可能发生,也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一幕不仅让死神们震惊了,那些星十字骑士团的众人也同样没有反应过来……

     这个男人……到底是……

     “大叔!”

     “暗影叔!”

     “父亲!!!”

     夜一金黄色的眼眸顷刻间呆滞了,她惊讶的看着那个男人……

     这个人,就是暗影……

     就是四枫院罗钊和御手洗红樱的父亲……

     就是,那个死神世界的,她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