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破面
    尸魂界,南流魂街,第七十五地区郊外。

     这里的环境并不好,不,是无论什么东西都不好,流魂街排名靠前的,生活富裕,而靠后的,则完全是人吃人的地狱,这点四枫院罗钊不是不知道,但是亲眼见到还真是实打实的第一次,其实不仅仅是他,是包括自家的妹妹御手洗红樱等人在内都没有见过,因为他们从一出生就处于安宁的生活,尤其是自家的父亲母亲都是尸魂界位于顶端的存在。

     战斗,他们没有经历过太多,因为到了这一辈,连现今的虚圈之主都是他们的家人,怎么可能还打的起来。

     这一路上,四枫院罗钊已经遇到了很多很多,为了食物而大肆杀戮,血腥的场面,残肢断臂,宛如地狱的场景。

     “队长,队长,这里好安静啊!”

     偏偏这里还有一个让他无比心烦的家伙在。

     “队长,我们还是去找红樱大人他们吧!”

     “吵死了······”

     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颤抖声音,四枫院罗钊相当火大了,握紧的拳头冲着凑过来的大脸狠狠地甩了过去,开什么玩笑,这个胆小的,啰嗦的家伙就是我的副队长吗!

     “让你当我的副队长,大前田,我真是后悔没有听碎蜂姨的话······”

     “啊啊啊!好痛,队长,你别这么说吗!”

     揉着自己被打中的脸,大前田希千代委屈的看着四枫院罗钊,如今百年的时间过去了,可是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最起码体型没有。

     “队长,队长······”大前田希千代似乎还想要辩解什么。

     “闭嘴,吵死了!”

     “大哥!”

     “罗钊!”

     熟悉的声音传来,几道身影出现在四枫院罗钊和大前田希千代身边,是之前分开查看线索的御手洗红樱,六车间九等人。

     “你们回来了,怎么样,有发现什么吗!”四枫院罗钊问道。

     “没有,我和间九找了好多地方,可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御手洗红樱摇了摇头。

     “我和白痴也什么都没有发现!”平子淡理回答道。

     “喂喂!淡理,我是你哥哥······”

     平子一郎无奈了,不要总是白痴笨蛋的叫好不好啊!都怪老娘,把他小时候乖巧可爱的妹妹教成了这样子,他还记得小时候很是粘着他的妹妹,总是一口一个哥哥的妹妹,怎么这样嘛!

     “你真是够了,一郎!”浮竹雪彻已经无力去吐槽了;“线索已经中断了,大家考虑下怎么办吧!是回去复命还是······”

     “我可不想就这么空手回去!”京乐美涧扯了扯嘴角;“我家老爹一定在等着看笑话呢!这可是我们第一次出任务,都有点干劲好不好!”

     “话是这么说没错!”志波云雀开口道;“可是线索已经没有了,我们继续盲目的找下去也不行,还是联络下十二番队吧!”

     “我可不想看见涅茧利那张脸!”四枫院罗钊哼了一声;“我会忍不住动手的!”

     “喂喂!”

     “宗川,你怎么看,不要老是这么沉默啊!”

     六车间九转头望着身边的市丸宗川。

     “我无所谓,怎么样都行,反正时间也已经到了!”

     依然是笑的看不见眼睛的脸庞,市丸宗川摆了摆手,只是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变得低不可闻,最起码没有人听到。

     而就在市丸宗川话音刚落的瞬间,一抹黑色在眼前无限放大,漩涡中传来的强横吸力一瞬间将始料未及的一众人吸了进去。

     随即,黑色的漩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最后消失不见,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两道身影从树林中闪现而出。

     “看来都进去了!”壮硕的男人显得有些兴奋;“我们也去吧!银师兄!”

     “你很着急吗!岩鹫!”

     一头及腰的银色长发,弯的看不见眼睛的市丸银歪着头看着自家的小师弟,志波岩鹫。

     “别这么说,我只是很好奇那个世界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志波岩鹫哈哈一笑;“不过说起来,银师兄就一点不好奇那边的自己吗!”

     “嘛嘛!我无所谓!”市丸银耸了耸肩;“如果没有遇到师父的话,我可能会死吧!”

     “是吗!”志波岩鹫挠了挠头;“我的话,大概还是会碌碌无为的做个废物吧!”

     “走了,岩鹫!”市丸银点了点头。

     “嗨嗨!”

     ······

     很黑,灵子相当混乱,强横的吸力与冲力,两股明显相反的力量充斥着这片地方,就连继承了自家父亲那敏锐感官的御手洗红樱都什么都感觉不到,就更加不用说别人了。

     一众人只能将手拉紧,防止被灵子的乱流冲散,所有人都知道,要是被冲散的话就糟糕了。

     在这里,连开口说话都很费劲,一点灵压都调动不起来,他们只能够被动的随着灵子的风暴移动,根本毫无办法。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总之,在这里一分一秒都显得无限漫长。

     “大前田!”

     四枫院罗钊感觉到拉着自己手的力量在逐渐减弱,立即想也不想的反手拉住了大前田希千代。

     “队长,队长,我坚持不住了!”

     在呼呼的灵子风暴之中,大前田希千代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少罗嗦,白痴!”

     “队长······”

     大前田希千代愣住了,面前的少年,那双金黄中透着点点漆黑之色的瞳孔里没有丝毫的不耐和厌烦,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很可靠呢!

     或许这样的四枫院才是他大前田家不变的信仰吧!

     他父亲大前田希之进曾经辅佐过的四枫院单清和四枫院夜一,以及他现在辅佐的四枫院罗钊。

     “罗钊队长,抱歉队长,我不能在连累你了!”

     当大前田希千代的声音从呼呼的灵子风暴中传到四枫院罗钊的耳中时,他已经挣脱开了四枫院罗钊的手,庞大的身影瞬间被灵子乱流冲开。

     “大前田!”

     小麦色的脸庞霎时间变得难看不已,四枫院罗钊狠狠地咬了咬牙,转头看向自家的妹妹以及好友们。

     “大哥!”

     “喂!罗钊,你······”

     志波云雀一瞬间明白了四枫院罗钊的意思,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而已,身边的所有人都没有人猜不到,因为他们可是一起出生,一起长大的啊!

     “他是我的副官······”

     这句话就已经够了,四枫院罗钊不需要在多说什么。

     “快点回来!”

     御手洗红樱率先点了点头,她了解自己的哥哥,也很确定,要是自己的话也一定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因为这就是四枫院。

     “好!”

     笑着点了点头,四枫院罗钊松开了御手洗红樱的手······

     ······

     “咳咳······”

     当御手洗红樱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深夜了,气温很低,四周围都是树木的阴影,是在树林里吗!

     坐起身,晃了晃还有些昏沉的脑袋,御手洗红樱这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被吸到了莫名其妙的地方,大哥为了救副官松开手,而随后他们也被越发强烈的灵子风暴冲散,直到现在。

     大家都去哪了,一定要没事啊!

     头好痛。

     御手洗红樱站起身,拍了拍一身死霸装上本就不存在的灰尘。

     突兀,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御手洗红樱的动作戛然而止,轻轻站直了身体。

     “啊啊啊!真是运气不错啊!不错,竟然会在这里遇见死神······”

     张扬又傲慢的声音从上方响起,御手洗红樱回头。

     面具,是破面吗!

     一身好像军装的打扮,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破面。

     “你······是谁!”

     御手洗红樱冷淡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疑惑,她也在是虚圈生活过的,那里的破面她都认识,就算叫不出名字来,也总会记得脸,在这方面御手洗红樱向来很自信,她那传承自父亲暗影过目不忘的能力与强横的感知力。

     而且,换一种说法来说,就算退一万步,她实在认不出来也好,那些破面也不会不记得她的,可是,面前的这个破面,她能够感觉的到,那眼神中有着虚该有的一切,血腥,暴躁,为所欲为,以及陌生。

     “啊!问我是谁,这种问题根本毫不必要吗!”破面嚣张而不屑的大笑着;“我只是因为想要在去找黑崎一护之前试试力量才找上了你,别太高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死神而······”

     当目光不经意的一转之后,猛然间看到面前的这个女性死神的手臂上,绑着代表副队长的木牌时,破面有些微微的错愕。

     “副队长吗!九番队的,怎么搞的,和情报不符啊!九番队的副队长不是一个男的吗!”

     “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

     站直的身影一瞬间消失在眼前,就是那道影子还没有完全散去,御手洗红樱已经出现在了震惊的破面面前,一拳重重的打了过去。

     “轰轰!!!”

     巨大的力道就像是被大山压到一样,从坑洞中爬起,看着残破龟裂的地面,破面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在发痛了,这家伙看起来身体廋弱,怎么力气这么大啊!

     “但是,你的小看让我很不爽啊!”

     御手洗红樱接上了之前未完的话,面无表情的脸庞上冷淡的让人火大。

     “可恶!”

     最起码破面是相当的恼怒了。

     “问你个问题!”御手洗红樱开口道;“郝丽贝尔姨不是都已经定下规矩了吗!破面是不容许私自出虚圈······”

     “啊!你在乱七八糟的说什么!”破面站起身子,擦去嘴角的血;“什么定下规矩,你是在说我们都应该听郝丽贝尔的吗!别开玩笑了,谁会听从一个女人的摆布,而且,那家伙现在连死活都不知道······”

     “你说什么······”

     冷淡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疑惑,有什么地方,似乎很不对劲啊!

     “阿兹基尔罗·伊邦!”破面哈哈大笑道;“就是我的名字,你的实力,有资格知道了,最起码等你被我杀掉的时候,会很想知道的吧!提前告诉你也无妨!”

     “不知道!”御手洗红樱冷淡的脸庞依旧;“我可一点都不想知道你的名字!”

     “你这家伙······”

     “不过,我倒是希望你把之前的话给我说清楚······”

     一抹灵压从身上散发而出,御手洗红樱举起手。

     “不然的话,我就打到你说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