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两个大前田
    尸魂界,西流魂街,第六十四区。

     “真的是空无一人……”

     走在破败的街道上,弓亲四下扫视着。

     “收到报告时好像还有几个呢!难道事态还在进一步扩大吗!”

     一角眉头皱起,来晚了吗!

     “没准儿是因为害怕,换地方了呢!”

     弓亲耸了耸肩,说出了一种假设;“谁愿意待在人会无故失踪的地方啊!”

     “若是那样,技术开发局是能捕捉到的!”一角摇了摇头,否定道;“应该会逐一报告……”

     “斑目三席,绫濑川五席……”

     中年的一十番队的队士跑了过来,大声道;“边边角角都找过了,连个小孩都没有发现!”

     “整个村子都消失了吗!就像是……超自然事件!”弓亲声音低沉。

     “别逗了,这是结案的理由吗!”一角哼了一声,这种理由,他可说不出口。

     “那个……”一名队士欲言又止。

     “怎么,还有什么!”一角急忙问道。

     “事实上,还请您看看这个……”

     几个人匆匆来到那名队士发现的地方,脚印,全部都是杂乱无章的脚印。

     “脚印聚集于此后就完全消失了……”

     “这不是在向某处移动,而是被聚集起来后,带往什么地方了吧!”

     “你也看到了吧!弓亲……”

     “嗯!”弓亲微微点头。

     一角哼了一声,沉声道;“脚印中,只有光脚和草鞋两种……”

     “这不是虚所为,是同在村里的一些人,把其他的流魂街居民给带走了……”

     弓亲冷静的下了最后的判断,而这也是一角的想法。

     “怎……怎么会这样……”那名首先发现的队士不敢置信的看向一角。

     “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把这些调查清楚!”一角看了眼那名队士,眉头皱起少许,转头大声吩咐道;“继续搜,没准儿还能有别的线索……”

     “是!”

     “斑目三席!!!绫濑川五席!!!”

     慌慌张张的声音突然传来,一角和弓亲立即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数十名队士围在一起,而中间的……

     “大前田!”

     弓亲诧异的道;“你不是在静灵庭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绫濑川……”大前田希千代晃了晃脑袋,听见声音抬起头,顿时惊叫了出来;“你怎么在这,这次任务没有你把!”

     “这是我们该问你的话吧!”一角撇了撇嘴;“这是我们十一番队和九番队的任务,还不到你们二番队插手的程度吧!”

     “啊!”

     大前田希千代愣了愣,他有些糊涂了。

     “算了,先回静灵庭再说吧!”一角转头吩咐道;“你们去通知九番队的冲田三席……”

     “是!”

     冲田……三席,大前田希千代皱眉苦想着,他怎么不记得九番队有姓冲田的席官……

     ……

     回静灵庭的路上,大前田希千代还在想着,因为他家队长四枫院罗钊和和九番队队长六车间九的关系,他和九番队也算是熟悉了,可他不记得有叫冲田的席官,而且看着那个男人,他可以确定他不认识这个人。

     怎么回事,大前田希千代的心里突然平白的生出了一丝不安。

     “喂!大前田,你在想什么!”

     弓亲回头问着,这家伙不应该这么安静的才对啊!

     “哦!”大前田希千代猛然间回过神来;“绫濑川……”

     “怎么!”眉头一挑,弓亲咧起嘴角,笑的有些幸灾乐祸;“你不会在担心回去会不会被碎蜂队长教训吧!我记得你前天还被碎蜂队长处罚……”

     “你说什么!”大前田希千代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浑身一颤,瞳孔微不可查的一阵收缩,就连声音都变了个调;“你说……碎蜂队长……”

     不安已经越发的强烈……

     “是啊!怎么了!”一角莫名其妙的说道;“不过,说起来,大前田,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变老了点呢!”

     不安已经转化为了危机,大前田希千代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躲开一角的视线。

     “你怎么了!”一角和弓亲被大前田希千代的反应弄的愣住了,这么大反应干什么。

     死神的寿命的确很长,可那并不代表死神就不会老,只是那时间被延长了而已,咬了咬牙,大前田希千代转身就跑,为什么,经过了一百多年的时间,面前的两个人还会这么年轻,年轻的不正常……

     “喂喂!你跑什么……”

     一角顿时气急,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那么大反应干嘛!

     “不对劲啊!一角!”向来细心的弓亲觉得有些不正常。

     “什么不对劲!”一角摸着大光头,他没觉得啊!

     “先别问那么多了,一角,先把他抓住,别让他跑了!”弓亲转头道;“冲田三席,拜托了,可以麻烦你回静灵庭一趟吗!我想要向碎蜂队长确认一些事情,如果可以的话,请让碎蜂队长尽快过来一趟……”

     “我知道了!”

     冲田点了点头,瞬步离开,弓亲和一角对视了一眼,带人朝着大前田希千代的方向追去。

     ……

     怎么回事啊啊啊!!!

     大前田希千代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跑,去执行任务,结果撞到了万年不遇的危机,还有那两个在身后阴魂不散的家伙,他快疯了,碎蜂队长不是已经隐退了吗!谁能告诉他怎么搞的啊!

     “赤火炮……”

     “啊!!!”

     大前田希千代低头,险险的躲过身后的攻击。

     “咦!”发出攻击的弓亲相当诧异了,怎么搞的,虽然是副队长,但以那家伙的能力不应该能躲过去的。

     “变厉害了啊!”

     一角兴致高昂的大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事情变的有意思了不是吗!

     ……

     静灵庭。

     “哟!回来了,冲田!”

     听见传来的熟悉声音,匆忙走在街道上的冲田转头看去,恭敬的行了一礼。

     “队长,副队长!”

     “你总是这样,我都说过,在九番队不需要这么多礼!”一身纯白队长羽织的拳西无奈的摇头;“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怎么早就回来了,山老头给你们的调查时间不是到下午吗!”

     “原本是这样!”冲田点头道;“可是临时遇到点事情,所以我先回来了!”

     “发现什么了吗!”修兵疑惑的问道。

     “是,不过,我要先去二番队碎蜂队长哪里一趟……”

     “是吗!”拳西点了点头,转身朝着一番队走去。

     “那就跟上来吧!碎蜂队长现在应该已经到会议室了,你也可以提前向山老头汇报……”

     “队长!”

     “别担心,没什么!”修兵接口道;“今天是例行的队长会议而已……”

     “是!”

     护廷十三番队,除去紧急召唤的时候,是每隔三天召开一次例行会议,所有的队长,副队长都必须同时参加,而地点就在一番队的总会议室。

     拳西和修兵赶到的时候,其余的众人已经就位,他们是最后一个赶到的。

     冲田是九番队的第三席,按照级别,他是没有资格进来的,所以,拳西把事情的大概给山本说了一下,其实他也不知道冲田找碎蜂做什么。

     等到山本点头同意,拳西这才把门外等待着的冲田叫了进来。

     进入会议室的冲田先是像是山本行了一礼,接着转头看向碎蜂,但是当他看到站在碎蜂身后的大前田时,脸上的表情顷刻间变了。

     “……”碎蜂眉头一皱。

     “看我干什么!”大前田莫名其妙的低头看看自己,没什么不对劲的样子。

     “……”众位队长。

     “怎么了!”拳西惊讶的问着自家的三席。

     “恕我冒昧,碎蜂队长!”冲田深吸了口气,他也是个身经百战的死神,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两个小时前,大前田副队长一直跟在您身边吗!”

     “你想说什么!”碎蜂冷淡的看着冲田。

     “还请您回答我,碎蜂队长!”被碎蜂冷厉的目光注视,冲田身子一颤,还是咬了咬牙,固执的开口道。

     “……”碎蜂沉默,眼神越发的冷厉。

     “碎蜂队长!”

     拳西一个闪身挡在冲田身前,毫不相让的看着碎蜂。

     “够了!”手中的拐杖敲在地上,声音清脆,山本的浑厚的声音响起;“冲田三席,有话尽管说……”

     “是!”冲田低下头;“抱歉,总队长,碎蜂队长,还有诸位队长,我没有想要质问碎蜂队长的意思,只是我,还有一十番队的斑目三席,绫濑川五席在流魂街查找居民消失案的时候,遇到了……大前田副队长……”

     “时间是……”冲田的声音越发低沉;“时间是两个小时前……”

     “啊啊啊!”大前田震惊的叫了出来,怎么可能,他一直都老老实实的待在静灵庭里的。

     “不可能!”碎蜂也满是不敢置信;“大前田今天被我处罚打扫番队,绝对不可能会去流魂街!”

     “在下说的句句属实!”冲田急忙开口道;“那个大前田副队长整个人都奇奇怪怪的,还在回来的途中跑掉了,现在斑目三席,绫濑川五席正在率人抓捕……”

     “……”碎蜂咬牙。

     “……”大前田石化。

     “……”一众队长。

     “碎蜂队长!”

     “是!”

     “日番谷队长!”

     “是!”

     “命你二人带上副官马上前往!”山本的声音严肃而不容置疑;“务必将此事调查清楚……”

     “是!!!”

     碎蜂,冬狮郎,乱菊,大前田四人弯了弯腰,瞬步消失。